赞助商网站最新新闻:

我曾经是红卫兵(完结篇):青春在血与火中湮灭

作者 : bagongshanqiao 订阅      2013-05-10 07:01:29

 


我曾经红卫兵(完结篇):青春在血与火中湮灭


 


 


 


 


        1967年春节以后,农校宣布解体,我只好迁了户口回到淮南。母校一个叫同学知道我曾是著名造组织的骨干成员,便来找我参加他们的“红司洪流造反兵团”,与他们一起活动。所谓活动,不外乎写写大字报,散发一些传单,或是斗斗老师里面的“牛鬼蛇神”、“走资派”而已。


      此际,由毛泽东认可的上海夺权与“上海公社”正在形成极为恶劣的影响,全国各地大、中城市乃至偏僻县城都在兴起“夺权”狂潮。在淮南市,工人、农民、商业服务人员都成立了自己的造反组织,“红工兵”、“红农兵”、“红商兵”等等应运而生,连照相的、剃头的、摆小摊的都有了“司令部”、“战斗队”。千百人一级的造反派组织更是纷纷鼎立,较大的有“红总”、“红司”、“红工兵”、“贫下中农革命造反司令部”(简称“市贫司”)等等、等等。


      这便是全民大造反的最高阶段,为“文化大革命”领头军的红卫兵在其中悄然失色。


 


 


        “夺权”就是摘桃子,“桃子”该谁吃是一个严重的问题,造反派组织开始因此而争执、对抗,渐而从相互攻击、辱骂到大打出手。毛泽东的那个妖妇抛出了“文攻武卫,针锋相对”的懿旨以后,很快,棍棒用上了,大刀长矛用上了。突然有一天,对立的双方手里有了冲锋枪、重机枪、小钢炮。


      是年入夏,淮南的造反组织分化出“支持派”、“炮轰派”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系武斗专业队伍。最厉害的武斗队伍是由矿工组成,其次是当地农民,最为著名的武斗组织有“淮南市贫下中农造反司令部”、“十四兵团”、“115司令部”、“猴子兵”、“飞虎队”等等。机关、学校、工人俱乐部、工人食堂、影剧院、街市要道口尽被武斗组织占据,拉上铁丝网,筑上沙包,架上机关枪,放上武装岗哨。


 


      大家开始杀人。有一天我和几个同学在一家食堂吃饭,淮南煤矿机械厂“猴子兵”司令张殿生也在那里,被敌对一方认出,几个家伙进了大厅就开枪,子弹从我耳边飞过,打得张某血肉飞溅。


        “党的生日”那天,我父亲到土坝子去探望一位老友,下午没有回来,我去找他,一个30岁的外地男子赶来与我同行。路过瓷器厂门口,竟被一个素不相识的武斗人员一枪打死了外地男子,然后死命地追赶我,发誓要用刀把我活活劈掉。这家伙瘦得像剥了皮的猴子,幸亏他突然摔倒,被我夺了枪和刀。我没有杀他,但是我再也不能回家,只好参加了门邻孙哥的“飞虎队”。


        “飞虎队”是“支持派”一个装备精良的、拔尖的专业武斗组织。7月14日,我随孙哥参加了毕家岗的武斗,这一仗,打死了五、六个人。第二天,我又随孙哥参加了新庄孜的武斗。这次武斗用上了冲锋枪、机关枪、手榴弹、迫击炮。仅电影院一处,就一炮打死了十几个人。这次武斗是淮南市最为惨烈的一场,总计打死了20多人。所幸的是,我始终没有亲自杀人,孙哥也没有杀人。


      整个武斗的季节,淮南市发生了“火烧猴子兵”、“血战九龙岗”、“火烧高皇寺”、“炮击八公山影剧院”等等大型武斗,伤者众多,死者惨烈。除“火烧高皇寺”之外,其他武斗我都去了。我没有杀人的欲望,只是手拄长枪充个数,站的远远的看热闹,看年龄稍大一些的同伙们怎样地冲锋陷阵,怎样地杀掉对方,或是怎样地被“敌方”打死。


 


      是年秋天,刘少奇及其“叛徒集团”全面崩盘,“文革”基本目的已完全达到,毛泽东对造反派的态度开始由晴变阴,新的诡计及时形成。骤然间,北京的清华、北大著名红卫兵领袖遭到毛泽东的冷遇,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王力、关锋、戚本禹相继被隔离审查。大家得到消息,面面相觑,“革命热情”一落千丈。又接着“最新指示”下来了:“实现无产阶级教育革命,必须由工人阶级领导。”走狗、文字太监姚文元发表了《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文章。“工人阶级”哗啦一下站到了社会的前端,“革命的中坚力量”完全变更,“红卫兵小将”再也不是他妈的“时代的骄子”了。


      毛泽东又说:“工人宣传队要有步骤、有计划地到大、中、小学去,到上层建筑各个领域中去,到一切还没有搞好斗、批、改的单位去。”于是到了1968年,“工宣队”上来了,给他们保驾的还有280多万“三支两军”、手持钢枪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以及几千万手持一米五大木棒的“群众专政队员”。在如此强大的“无产阶级专政力量”面前,学生娃子吓破了狗胆。于是乎,大家缴枪了、投降了。没有“血债”的回家去老实呆着,有“血债”的逮起来等候处置。那些当初“以革命的名义”打死了人、杀了人,负有“血债”的哥们儿,最后都象李玉和那样被砸上脚镣手镣,被游街示众,被押赴刑场,饮弹毙命,肝脑涂地……


 


      不幸幸甚,我的手上不曾粘有任何人的鲜血,加之年幼,因此没有受到追究。当时,家里的生活极端困难,我的姐夫给我找到一份工作,我便到谢三矿下井挖煤去了。


      我的红卫兵的生涯就此结束。


      接下来,“伟大领袖”又把我们这一代人降级为“教育对象”,而且是被“工人阶级”领导着接受教育。成全了“文化大革命”这个欺世阴谋、惊天阴谋的红卫兵们,终于极端愚蠢地、可耻地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狼狈地退出了中国的历史舞台。再接下来,已经自冠以“全世界革命人民的红太阳”的毛泽东大手又一挥,便把我们拨拉到“广阔天地”里去了,这一次是“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上山下乡,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我们无路可逃。


 


 


         


 


    【附】新浪网友王广清赠与老樵的诗:


    


 


                              我们曾经年轻,


                              那不是罪过;


                              是每个人成长所必须有的历程。


 


                              我们曾经幼稚,


                              那不是罪过;


                              是每个人成熟必须踏过的桥梁。



                              我们不再年轻,


                              也不再幼稚和盲从;


                               因为我们找到了成熟的路径。



                              我们能够成熟,


                              而且获得了成功;


                              是没有包袱羁绊的轻松促成。



                              我们又有了自豪,


                              脚步也很轻盈,


                              原来是思想有了自己的天空。



 


短网址: http://s.ymk.im/w/gb-55r9
赞!请点击评分 给他打分 1 给他打分 2 给他打分 3 给他打分 4 给他打分 5 给他打分 6 给他打分 7 给他打分 8 给他打分 9 给他打分 10 | 加到社区 | 告诉好友 | 站内短信 | 加入书签
人气:586  |   评分人次:0  |   评论人次:0  |   书签人次:0 | 举报不良
评论和反馈
评论和反馈

检索中... ...
检索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