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网站最新新闻:

通天文摘(五十)“通奸”原为对堕落性行为表鄙视的用词… 分享

赞!请点击评分 给他打分 1 给他打分 2 给他打分 3 给他打分 4 给他打分 5 给他打分 6 给他打分 7 给他打分 8 给他打分 9 给他打分 10 | 加到社区 | 告诉好友 | 站内短信 | 加入书签 | 举报不良
人气:76  |   评分人次:0  |   评论人次:0  |   书签人次:0
评论和反馈

短网址: http://s.ymk.im/w/gb-PPcT
提供: ttwzh     订阅
加入: 2019-09-20 20:01:46
长度: 12分10秒
简介:


那时节孩子们在生父跟前长大


 



那时节电视上没有色情


 


通天文摘 – 当今人世,君知多少?

(五十)“通奸”原为对堕落性行为表鄙视的用词…

1969年之前,美国各州离婚法都基于宗教传统,要求必须以当事人或另一方的过错为提出离婚的理由。按照西方宗教传统,婚姻是神所设定的,稳定的家庭有益于夫妻双方、孩子以及整个社会。因此,教会和各州法律都注重确保婚姻不会在无充足理由的情况下解体。到了上世纪60年代,由法兰克福学派领导的反传统潮流强烈腐蚀了传统婚姻观念,其中以自由主义和女权主义为祸最甚。


自由主义者否认婚姻的神圣性,把婚姻简单化为双方自愿的世俗合同。女权主义则主张传统家庭是父权社会“压迫”女性的工具,对于在“压迫”之下感到沮丧、失望的或爱冒险探奇的妇女来说,离婚提供了合法逃脱婚姻的借口。这些“合同自由”和“反压迫”的观点给无过错离婚法案铺平了道路,从此只要夫妻一方单方面宣称婚姻存在“无法调和的分歧”,就可以解散一个婚姻。


进入上世纪70年代以后,美国离婚率不断攀升,由于离婚造成的家庭解体首次超过配偶一方死亡而造成的家庭破裂。在70年代初建立的美国家庭中,几乎一半以离婚告终。


离婚对孩子的负面影响长久而深远。迈克尔‧里根(Michael Reagan,前总统罗纳德‧里根的养子)这样描述父母的离婚:“离婚是两个成年人剥夺一个孩子有意义的一切:孩子从此没有了家、没有了原来的温馨家人、没有了原来的安全感,被剥夺了那种被爱和被保护的幸福。大人们把孩子的一切摧毁、砸碎在地上然后走出门,留下孩子独自去收拾这一团糟……”[25]


推动“堕胎权”是邪灵毁人的另一个手段。最初考虑堕胎合法化只是基于不得已的特殊情况,如强暴、乱伦;或因母体的身体健康状况不佳,如有精神疾病、心理疾病等。


“性解放运动”的鼓吹者认为性不必限定在夫妇间,但夫妇以外的性关系最大障碍是怀孕,因为避孕难免会失败,所以推动堕胎合法化作为避孕失败的补救办法。1994年联合国开罗人口会议中,干脆公然将人类拥有“生育权”作延伸解释,其中之一是人拥有“满足和安全的性生活”的权利,因而有堕胎权。[26]


此外,女权主义提出女性“身体自主权”,主张女性有权自己决定是否要生下或杀死胎儿。这样,堕胎从最初的“不得已”,发展到可以“随心所欲”结束胎儿的生命。魔鬼放纵人的欲望的同时,利用女权和性解放鼓励杀死胎儿,不但让人犯下大罪,而且让人更践踏传统的生命神圣性观念。


……


在1965年的美国5%的孩子由未婚妈妈生育。[27]对当时的孩子来说,和自己的亲生父亲生活在同一个家里是理所当然的常识。


而2010年代未婚妈妈占生育率的40%。[28]从1965年到2012年,美国单亲家庭猛增1000万,从330万窜升至1千3百万。[29]虽然有些爸爸留下来同居或甚至结婚,但这些单身妈妈所生的子女大多数在没有父亲的家庭长大。父亲给孩子带来与母亲互补而不同的角色。父亲给了男孩一个示范,让男孩懂得怎样成为男子汉,让女孩感受到女性应得到的尊重。


父亲不在身边对于孩子成长有很大的负面影响。现有的研究表明,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缺少父亲角色造成的负面后果包括:使孩子缺乏自信、逃学、辍学(比率高达71%)、过早性生活、淫乱、少女怀孕、参与帮派、犯罪入狱(85%的入狱少年家庭中没有父亲)、吸毒、流浪(90%离家流浪的孩子没有父亲)、有性虐待倾向(比正常人群高40倍)。[30]


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曾总结青少年脱贫的三大要诀:一是要念完高中,二是找到一份全职工作,三是在21岁之前不要结婚和生孩子。他们的研究表明,只要按照这三条去做的,只有2%的还处于贫困状态,75%的都变成了中产阶级。[31]换句话说,教育、就业、避免过早婚姻和婚外生育,是成为负责任的成年人、进入健康、富有成效生活的最可靠途径。


现在的情况是,单身妈妈不得不依赖政府福利。美国传统基金会的一份报告以翔实的统计数据显示,正是女权主义所大力推动的福利政策鼓励更多单亲妈妈,甚至“惩罚”她们结婚组织家庭(结婚后获取的福利比两人同居要少,而交税更多),让政府替代孩子的“爸爸”。打着帮助贫困家庭旗号的福利制度反而造成单亲家庭不断增多,而单亲家庭中成长的孩子又更易陷入贫困,会更加依赖福利。[32]这个怪圈正迎合了邪灵想要的另一个目标:通过高税收、高福利控制人生活的一切方面。


……
美国《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导指出,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资料显示,2000年,在25至34岁的人群中,已婚与从未结婚人口的比例分别为55%和34%。而到了2015年,两者的比例几乎掉了个个儿,变为40%和53%。美国年轻人很快就对婚姻敬而远之了。原因很简单:今天的文化中,性和婚姻完全分家,年轻人为何要结婚?[33]


在变异观念的驱使下,如今随意勾搭(hook-up)成为时髦的生活方式──性行为甚至和感情无关,当然更没有承诺和责任。最可怕的是,变异的文化鼓励年轻人去尝试在多种性别身份中做选择:脸书网现在提供了近60种不同的性别身份供用户选择。如果年轻人都不能确定自己的性别,他们如何看待婚姻?邪灵从法律到社会观念重新定义了神设立的婚姻。


同性恋以及各种败坏的性行为在英文中本来是用“sodomy”描述,这个来自于《圣经》中的词原本是指因神愤怒而被毁灭的性乱城市所多玛。这个词语的本身就是对人类的警戒,那就是人类背离神的教诲将面临可怕的结局。同性恋权利运动极力废除使用这个词语,改用原本表示快乐的词“Gay”替代,使人在泥沼中越陷越深。


“通奸”原为对堕落性行为表鄙视的用词,但如今变成无关痛痒的“婚外性行为”、“同居”,霍桑的《红字》中红杏出墙的海斯特‧白兰(Hester Prynne),如今不但不必悔悟,而且可以高昂着头领取福利;“贞操”本来是东西方传统文化中的美德,如今成为“束缚自由”的可笑观念。


在“政治正确”的话语暴政之下,同性恋、性道德的是非对错是不能触及的话题,人们唯一的选项就是尊重每个人的所谓“自由选择”。这不仅体现在日常生活当中,而且在学校教育中也是如此,这逐渐使人类的文化生活完全和传统道德脱离,致使人们对堕落行为毫无察觉。让人把变异和败坏当成正常,使放纵欲望的人完全没有道德压力,是魔鬼毁人的隐性手法。


如今50岁以下的西方人,几乎已经不记得自己的社会中曾经有过这样的文化:那时候每个孩子和自己的亲生父亲一起生活成长是那么自然,那时候Gay这个词表示快乐,那时候洁白的婚纱代表着新娘的贞洁,那时候电视广播和大众出版物中禁止色情镜头和语言……


短短六十年,魔鬼彻底颠覆了人们熟悉的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


……


马克思等共产主义者振振有辞地鼓吹摧毁家庭的逻辑,是建立在片面放大当时社会上存在的通奸、卖淫、私生子等等丑恶行为(尽管这也是他自己乐在其中的行为)的基础上。在维多利亚时代,伴随着道德滑坡逐渐出现的背叛婚姻的行为,实际上已经背离了神的教诲,践踏了婚姻的神圣性。共产主义者因此导出女人应该违背婚姻的神圣誓约,追求自己的所谓“个人幸福”,这又是在歧途上走得更远,如饮鸩止渴。共产主义邪灵给出的“药方”不过是把人类道德普遍拉下地狱,使本来是人人谴责、见不得人的行为变成司空见惯的常态,达到人人“平等”,一同坠向覆灭的深渊。


共产邪灵引诱人类相信罪恶不在人的堕落,而在社会;让人从反叛传统中寻找出路,离神更远。邪灵鼓吹的女权、同性恋、性解放等等,用的是“自由”、“解放”等美丽辞藻,最终导致的结果是女性的尊严被贬损,男性的责任被丢弃,家庭的神圣被践踏,两性的道德被变异,孩子的未来被摧毁,最后狞笑的却是魔鬼。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ttwz


(五十一) 年轻人中,竟然将近半数人对社会主义有好感


(五十二) 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


(五十三) 令人对美国的未来充满忧心


(五十四) 人要扮演上帝


(五十五) 当那些主义变成一种政治思潮…


(五十六) 分化人群、挑起仇恨


(五十七) 阿林斯基的《激进分子的守则》


(五十八) 福利国家


(五十九) 美国税法有7万多页


(六十) 高福利高税收


(六十一)“贫困文化”


(六十二)中国经济增长背后的真相


(六十三)畸形经济模式带来的后果


(六十四)公有制是魔鬼套在人民脖子上的枷锁


(六十五)恨与妒嫉


(六十六)绝对平均主义


(六十七)工会


(六十八)重德才能“富而太平”


(六十九)共产政权的国家恐怖主义


(七十)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共产毒根


(七十一)列宁主义的圣战“先锋队”


(七十二)极端伊斯兰主义的“共产主义内核”


(七十三)本‧拉登的导师


(七十四)中共对恐怖主义的支持


(七十五)中共与基地组织的关系


(七十六)西方激进左派与恐怖主义的隐形联盟


(七十七)恐怖主义与共产主义密不可分


(七十八)伟大文明莫不重视教育


(七十九)大学教师严重左倾


(八十)以意识形态灌输为目的的新学科”


(八十一)灌输各种左倾激进意识形态


(八十二)灌无神论和进化论


(八十三)从卢梭到杜威


(八十四)淫秽的性教育


(八十五)利用教育把学生变傻


(八十六)教育是为了培养至善的品德


(八十七)人类道德下滑


(八十八)共产邪灵颠覆西方大众文化


(八十九)嘻哈摇滚


(九十)吸毒盛行


(九十一)色情泛滥


(九十二)电玩成风


(九十三)暴力文化


(九十四)变异时尚


(九十五)善用自由


(九十六)媒体从业人员的大面积左倾


(九十七)媒体成为自由主义、进步主义的政治工具


(九十八)把电影变成反传统文化的先锋


(九十九)用电视把洗脑带进千家万户


(一OO)魔鬼把媒体变成全面战争的重要战场


(一O一)重拾媒体责任


(一O二) 艺术是神传给人的


(一O三)“莫扎特效应”


(一O四)先锋艺术背后的共产邪灵


(一O五)以丑为美,颠倒传统审美观


(一O六)共产邪灵利用文学毁灭人类


(一O七)艺术的力量


(一O八) 法律与信仰


(一O九)法律被切断了与神的联系


(一一O)《约翰逊修正案》


(一一一)禁止赞美神


(一一二)以“自由”之名推广淫秽信息


(一一三)同性婚姻合法化


(一一四)限制执法,为犯罪分子大开绿灯


(一一五)用外国法律削弱美国主权


(一一六)回归法律的精神(一一七)另一种形态的共产主义


(一一八)环保主义发展三阶段


(一一九)一脉相承


(一二O)生态马克思主义


(一二一)生态社会主义


(一二二)绿色政治:绿色是新的红色


(一二三)生态恐怖主义


(一二四)“绿色和平”后面的不和平


(一二五)气候变化


(一二六)气候变化“共识”的迷思


(一二七)怀疑派科学家为何不认同“共识”


(一二八)环保主义科学家为什么偏爱“灾难”理论


(一二九)渗透政治,构筑全球政府


(一三O)打击资本主义


(一三一)发动媒体攻势,压制不同声音


(一三二)操纵“民间”团体,发动街头革命


(一三三)反人类主义的新宗教


(一三四)信神敬天,恢复传统


(一三五)一個棘手但又極端重要而緊迫的課題


(一三六)全球化与共产主义


(一三七)全球化造成共产主义模式经济体


(一三八)全球化在发达国家制造“贫富分化”,助长共产主义思潮


(一三九)用资本主义的营养壮大社会主义的肌体


(一四O)利用联合国扩张共产主义政治势力


(一四一)颠覆联合国人权理念


(一四二)全球化推进共产主义政治理念


(一四三) 世界政府的极权倾向


(一四四)文化全球化败坏传统


(一四五)西方发达国家输出反传统的变异文化


(一四六)跨国公司企业文化传播变异观念


(一四七)联合国将变异观念扩散全球


(一四八)东西方世人都面临被毁灭的危险


(一四九)取代美国,称霸世界


(一五O)取代美国,称霸世界(2)


(一五一)“一带一路”──以全球化的名义扩张版图


(一五二)“大周边外交”战略圈──把美国挤出亚太(1)


(一五三)“大周边外交”战略圈──把美国挤出亚太(2)


(一五四)“大周边外交”战略圈──把美国挤出亚太(3)


(一五五)“大周边外交”战略圈──把美国挤出亚太(4)


(一五六)对欧洲分而治之,分化欧美同盟


(一五七)输出“中国模式”殖民非洲


(一五八)进军拉丁美洲──在美国后院挖墙角


(一五九)中共的军事野心


(一六O)“超限战”


(一六一)“大外宣”


(一六二)“统一战线”


(一六三)“技术换市场”


(一六四)偷成“制造强国”


(一六五)“千人计划”


(一六六)“举国体制”


(一六七)全民谍报战


(一六八)更多超限战


(一六九)毁人的“中国模式”


(一七O)西方看错了?


(一七一)物极必反,邪不胜正


 


 

(更多)
类别: 文化
关键字:  通天文摘   当今人世,君知多少?
URL:
Embed﹕
热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