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助商網站最新新聞:

1/2王子 第4集 無垠賣唱團 04-10:西門風,和我有相同遭遇的人?

作者 : jaa1b2c3 訂閱      2013-05-28 09:42:12

【1/2王子】04-10:西門風,和我有相同遭遇的人?
居滿面愁容,帶著濃濃的歉意對我們道歉。「大家真是對不起了,因為我的關係,讓演唱會出了狀況。」


我一邊讓阿狼大哥把我手臂上的傷治好,一邊回答。「沒關係啦,也沒造成什麼大的影響,不過這個西門風到底和你有什麼關係啊?」


「他搶了我愛人,你他媽的是聽不懂喔!」一旁被繩子牢牢綁住的西門風突然大吼著。


「除了我的王子,你還搶了別人的男人?」晴天不敢置信的看著居。


居脹紅了臉,握緊拳頭吼回去。「我沒有,而且王子也不是你的。」


邪靈也冷冷的開口。「那這個女的為什麼這麼說?」


聽到邪靈的話,居彷彿是洩了氣的汽球,他萬般頭痛的開了口。「我是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她說她是西門風,還提到了妃麗兒…那我想應該是這件事沒錯,在加入非常隊之前,我曾經和一個雙人情侶檔組過隊,就是西門風和妃麗兒,但是後來妃麗兒卻向我告白,說她愛上了我,結果為了躲避妃麗兒的糾纏和西門風的追殺,我就只好逃亡了。」


「都是你這個混蛋,妃麗兒才會移情別戀的。」西門風氣得連頭上的青筋都爆了出來,實在和她那張脫俗臉蛋不太相襯。


「呃…對不起喔,我有個疑惑耶。」看著西門風明顯是雙凸字型的胸部,我有點猶豫的開了口。「你…應該是女的吧?那個妃麗兒聽起來,好像也應該是個女的?不過你別誤會,我可沒有歧視同性戀的意思啊。」


「你他媽才是個死同性戀,老子是男人!」西門風惡狠狠的瞪著我。


男的?難不成眼前的西門風和明皇一樣都是個看起來像女人的男人?我有點懷疑,可是不對啊,至少明皇的胸前是坦蕩蕩,這個西門風的胸部…哼,比女人的我還大上兩號,怎麼可能是男人?


我偏著頭,疑惑的看著西門風的那兩團肉,難不成這是假的?我不自覺的把手掌朝那兩團肉貼了上去,嗯,軟綿綿的,按兩下,還蠻有彈性的,怪了,應該是真的啊?


「王、王子殿下……」居雙眼暴凸的看著我…不,是看著我的手。


鳳凰和晴天則是滿臉通紅的盯著我的手,不過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她們兩人好像還吞了吞口水?一副很渴望的模樣看著我的手?


「把你的賤手給老子放開。」驚嚇過度而楞住的西門風終於清醒,他的眼睛瞪著我的手瞪得都快掉出來了,我只好訕訕然的縮回手,以免她可能會冒著自己脖子斷掉的危險來咬斷我的手。


「你根本就是女的。」我毫不留情的指出這個事實。


所有人都點了點頭,我的手都這麼給它大剌剌的摸上去確認了,難道還會有錯嗎?


「還不都是因為居里亞斯特斯那王八羔子,不然老子會落到這種地步?」西門風怒吼著。


「什麼意思?」我丈八摸不著頭腦,難不成居還會變性手術?


西門風老大不客氣的盤腿坐下,冷哼一聲後開始說起故事來。


「媽的,老子在知道妃麗兒居然移情別戀後,就發誓要把居里亞斯特斯這小子給殺回一級去,誰知道這小子居然先一步跑了,害得老子只好千里追殺。」


說到這,居苦笑了笑。


「幸好居里亞斯特斯這小子實在顯眼,隨便問問都可以問到,老子就這麼一路追著他,一直到有一次追到了一個懸崖,我在懸崖邊發現了這小子的衣角,一定是這小子為了躲我,不惜躲到斷崖下面去,哼,還以為老子這樣就會放棄?我當場就垂下繩子追了下去。」西門風似乎很是以自己的鍥而不捨自豪。


我的眼神看向了居,他應該不會為了躲人而下斷崖,吟遊詩人的體力可沒那麼好,很有可能半路摔死的。而居也擺出了無奈的臉,用嘴型無聲的說:故佈疑陣。


原來如此,我搔了搔臉,看來居也明白,西門風是個小腦活動量遠勝於大腦的人。


「誰知道沒找到那小子,倒是遇到了什麼隱藏任務。」西門風臉色奇怪。


「那不知啥勞子的神獸,居然說打不過它就得遭受隨機挑選的天罰,老子哪打得過那皮厚得跟銅牆鐵壁一樣的怪物,只好接受那天罰了,誰知道隨機的天罰居然是罰老子變成女人。」西門風大聲嚷嚷著。


聽到這,我、小龍女和邪靈的臉色都微微的變了,想不到,原來我不是唯一的人妖啊!這裡還有一個同志呢,只不過我是由女變男,而他是由男變女,真不知誰比較不幸一點?


最後,基於同病相憐的理由之下,我只好勉勉強強開口安慰一下西門風。「呃,至少這個模樣還挺漂亮的。」


「狗屁,有夠麻煩的。」西門風大聲吼著。


麻煩?還好吧,遊戲裡也沒有把女人每個月一次的麻煩給設定出來啊……我想著。


「你是瞧不起女人嗎?」小龍女冷哼一聲。


「女人,算什麼東西。」西門風慢慢的站了起來,沒被綁住雙腳的他走到窗邊,任憑夕陽的最後餘光照在他的身上。「不過老子說的麻煩不是說女人,是說……」


最後夕陽落下了,窗外突然一下變成黑夜,而西門風的身上也發生了異變,她、她的身體居然慢慢的長高變壯,長長的頭髮也變成了一個小平頭,胸前的雙凸也慢慢平坦下去,最後,她變成了一個留小平頭的壯男……


我們都張大嘴吃驚得看著眼前不可思議的變化,好一會都回不過神來,直到最後,我只有呼出一口氣。「這倒是比變性手術快多了。」


「西門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居驚訝的問。


「還不是那神獸搞的鬼。」西門風發出非常合適他粗魯用語的男人粗聲,他不耐煩的皺了皺眉。「老子當然不想變成女人,跟它討價還價的結果就是,老子早上是個女人,一到晚上就會變回男人了。」


「那還真是很麻煩。」我強忍住笑意的說。


「廢話!喂,快點幫老子鬆綁啦,繩子真他媽的緊。」西門風一副很不舒服的模樣。


居有點猶豫的看著我,我聳了聳肩表示無所謂後,居又轉頭問西門風。「你先發誓,你絕對不會傷害王子,我再幫你鬆綁。」


西門風冷哼一聲。「辦不到,就算不為了報仇,就憑這漂亮小子的高強武功,老子也要挑戰他。」


我哈哈大笑起來。「那這樣好了,你不如加入無垠城吧,那你就可以隨時隨地挑戰我了。」


「王子,這樣不好吧,要是他傷了你怎麼辦。」居滿面的擔憂。


我無所謂的說。「沒什麼關係,我最近都沒怎麼打怪,覺得手腳都要生銹了,剛好有個人陪我練練手腳也好,要是受傷了,頂多找阿狼大哥療傷,至於要是死了,那就表示我得好好加油練功了。」


「不過~」我充滿自信的對西門風挑釁。「我倒是沒有打輸的打算。」


西門風兩眼放出光芒。「好!你這個漂亮小子果然有種!」


「別叫我漂亮小子,不然我就要叫你美眉了喔。」我半威脅的跟西門風說。


「你敢!」西門風又是氣得大吼。


「當然敢,胸部有C罩杯的西門美眉。」我拔出黑刀來,一刀挑斷了綁住西門風的繩子。


西門風露出兩眼的興奮,也拔出劍來虎視耽耽,看來也是個極度好戰份子。


「別讓我失望,西門風。」我平舉黑刀,眼裡閃著久違的戰鬥的興奮感。


西門風似乎想連都不想就衝了上來,我搖了搖頭,看來西門風雖好戰,卻不是個愛用頭腦來戰鬥的人,我身子微微往旁邊一閃,躲掉了西門風的一刺,還順便推了他一把,讓他差點摔個四腳朝天。


「可惡!」西門風大吼一聲,不甘心的再衝了上來。


見他還是不開竅,我揚一揚眉,看來只有讓他用「身體」來記住教訓了,我看準了時機,抓住了西門風握劍的那隻手腕,右腳還猛往他肚子一踢,他痛得齜牙裂嘴,而我奪過他的劍後,微微笑著,開扁嚕!


我手腳齊用,刀刃和刀柄都是兇器,連頭槌、十字絞,還有腳上的靴子都飛出去了,嘴裡還不住喊著:「看你還敢不敢破壞我的演唱會!」


「呼~打得真是暢快。」最後,我高興得收起黑刀,轉了轉脖子,伸個懶腰,好!吃飯去。


臨吃之前,我還不忘回頭比著地上鮮血淋漓的肉團,吩咐軍事組的邪靈。「記得把西門風編進軍隊去啊,他的等級和武功算是很不錯的了,再加上沒事還可以用美人計,這種人才十年也難得能騙到一個呢。」


「嗯。」邪靈皺著眉看西門風,盤算著該把這個傷過王子的人編進哪個最操最累的部隊去。


「好,那大家一起去無垠酒樓吃飯吧。」我開心的率領著眾人,準備往我最愛的無垠酒樓去吃霸王餐,嘿嘿嘿,城主吃飯不必付錢,是我當城主當到現在,覺得最值得的一件事了。


「我跟陽光約好了要去吃街頭小吃,就不跟你去了。」晴天有些猶豫的說。


「喔。」我含著手指回答,想到晴天和陽光最近好像走得蠻近的?是變成好朋友了嗎?那也不錯,至少晴天高高興興的就好了。


「好,那我們吃飯去吧!」我正舉步打算往前走的時候,有兩隻手突然搭在我的肩膀上。


「王子,書局已經弄得差不多了,寫真集簽名會就在下禮拜喔,要記得把簽名練好看一點。」我回頭一看,羽憐大嫂正笑吟吟的看著我,然後她又轉頭過去看居。


「書弄得怎麼樣了?」


居點了點頭。「我有兩本書可以出版,加上晶和雲給我的有三本可以用,所以開幕當天應該可以擺上去。」


「王子,為了建無垠狂想曲,無垠城又透支了喔。」羽憐大嫂笑得璀璨無比。「現在得多舉辦幾場演唱會,還有賣寫真集賺錢了,所以要努力的唱歌和賣書喔,懂了嗎?」


「懂…」我頭皮發麻的吞了吞口水。


接下來的日子,簡直不是人過的,在兩個禮拜之內,無垠樂團舉辦了五場演唱會,而且為了吸引觀眾,每一場都得出新花樣,像是跳火圈出場啦、裝作天使降臨啦(那時,我才終於為什麼繪畫中的天使總是站得直直的,只有雙臂微微往外張……廢話!裝了個三十幾公斤重的翅膀,除了直直站著以外,哪還能做什麼動作出來。)


更奇怪的是,歌迷們似乎很喜歡第一場裡,西門風造成的小小插曲,所以往後的演唱會裡,西門風都在羽憐大嫂的笑容之下,被迫在眾人面前挑戰我,然後我就得開始海扁西門風,扁得越慘,歌迷們就越高興,唉,真是辛苦你了,西門風美眉。(西門風怒吼:老子是男的!)


接著,書局終於在居和晴天等人的努力之下建好了,一共建了兩間,一間在中央的鬧區裡,另外一間則是和咖啡館合併,建在燈光好氣氛佳,專門騙情侶錢用的湖畔,而我苦練多日的簽名也即將派上用場了。


簽名會當天,人潮洶湧……什麼?這形容詞太普通了不像我的風格?好吧,那恐怖的簽名會人多的像是,蔡依林、周杰倫、劉德華再加上蕭薔一起在西門町出現似的…簡言之,就是各種年齡和性別通殺,男女色狼都擠成了一團,年齡層從五歲到五十歲都有。


「幸好,有飛毯可以用,不然我看我們連書局的大門都走不到。」我呼了一口氣,看著下面密密麻麻的恐怖人群。


「陽光,降落到那個臨時搭建的台上去。」居比著一個小小的舞台,上面擺著桌椅等物,周圍還有南宮罪率領的戰士們在防止歌迷跑到台上。


「好的。」陽光聽話的把飛毯慢慢降落到台上。


我率先跳下了飛毯,對著台下不停尖叫的女歌迷們微微笑著,然後走到預備好的桌椅坐著。


「簽名會開始吧。」我深深吐了口氣,拿起旁邊工作人準備好的筆,做好可能會寫斷手的準備。


「謝謝你的支持。」、「可以握手。」、「呃,不接受獻吻喔!」、「罪~快把這個歌迷拉下去啊!」我手邊簽名,一邊微微笑著回答歌迷的每個問題,三不五時就有歌迷要獻吻,有些歌迷們不甘被拒絕,就這麼硬撲了上來,然後被南宮罪拉走,我才能繼續簽名。這個循環就這麼不斷上演著,簽名、回答、獻吻、強吻、被拖走……


我眼角偶爾瞄了瞄無銀樂團其他成員的狀況,居的情況跟我差不多,不過身為吟遊詩人,沒什麼力量的他,臉頰上硬是被狼吻了好幾下……現在的居是含著委屈的眼淚在簽名,還把一旁納涼的西門風拿來當盾牌用,可憐的西門風美眉被吃醋的女歌迷用狼爪給抓出好幾條交叉的血痕,可憐的她還是不能還手。(羽憐大嫂名言:付錢的是老大,所以不管歌迷做了什麼,他們永遠都是對的。)


邪靈的狀況就好多了,冷著一張臉又是個戰士的他,沒什麼女歌迷敢隨便出「嘴」,只是用著含情脈脈又無比渴望的眼神望著他,彷彿一旦有機會就要把他吞吃入腹。


至於鳳凰和晴天,由於兩人是女孩,當然不可能任由男歌迷們亂來,只見兩人被無垠城的戰士包得密密麻麻,連我都快看不見他們兩人的身影了……這是什麼態度啊,為什麼保護我的戰士就只有南宮罪?一群見色忘城主的色狼。


簽名會就這麼持續著,連西門美眉都變成西門小平頭了,我們還是在簽名,不過現在不只是居,所有人都含淚在簽名,如果現在面前沒有歌迷,我看我八成就要哭出來了,我哀怨的看了眼好像中風般,抖個不停的右手,心中不停的數著後面還有多少人龍。


「最後一個…」我感動的簽完,而且這一個還是帶把的,很明顯,他的眼神一直往後面的晴天鳳凰看去,對我是半點興趣也沒有,真是個好的結束,我感動莫名。


果然,我一簽完,他馬上朝兩人奔了過去,最後還滑壘半跪在地上,然後不知哪裡來的一把超級大束的紅色玫瑰出現在他的左手,還有活像一顆棒球的超大鑽石戒指則是無緣無故出現在右手。


「親愛的晴天小姐,我對您的愛慕如黃河的水滔滔不絕,又如天上的白雲延綿不斷,還像海上的波浪一浪接一浪……」連綿不絕的噁心廢話不斷從此帶把生物的嘴中吐出來,聽得周圍的人嘔吐聲也像黃河之水滔滔不絕了。


「……所以,親愛的晴天小姐,請您嫁給我吧!」


「對不起,我要跟大家說,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連個正眼都不給台上的公狗,晴天率性的說,還對著台下的歌迷們鞠了個躬表達歉意。


「是誰?哪個不要命的敢跟老子搶女人?」台下,晴天的粉絲們馬上開始叫囂了起來,我無奈的嘆了口氣,我看我大概是全天下仇人最多的人了。


然後,晴天深呼吸了一口氣,抬頭看向天空中,坐在飛毯上的陽光。「他就是我喜歡的人。」


「咦?」包括我和陽光在內,一共有五聲咦聲。


晴天雙頰泛紅的凝視著驚訝萬分的陽光,好一會後,才轉頭又對我鞠了個躬。「對不起,王子,可是我發現我喜歡上陽光了,所以不能再喜歡你了。」


「這、這這…」我這了半天,擠不出半句話來。喔,我的頭怎麼比被晴天逼婚時還痛呢?晴天,你要移情別戀,我是舉雙手雙腳贊成,不過你就不能挑個正常一點的對象嗎?先是挑上我這個人妖,現在居然挑上了NPC?你還不如繼續愛我算了,愛我只是搞同性戀,你現在愛上了NPC,那算什麼?


就算是人獸戀都比愛上NPC好,至少那隻野獸也有個身體,NPC……難不成你要說,我就是愛這幾行電腦程式嗎?


「陽光,你難道不喜歡我嗎?」晴天認真的看著陽光,非常冷靜的問,似乎胸有成竹。


「我、我…」陽光皺緊了眉頭,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你真的喜歡上了晴天?」我大驚失色,陽光可是個NPC,他雖然有了意識,卻還是有不像普通人的地方,舉例來說─他不會說謊,所以他不會說謊安慰人,如果他真的不喜歡晴天,那他肯定是會直接說不,現在他卻說不出話?那表示…?


陽光轉過頭來看著我,眼中也是一片迷惑。


「王子,這不是個深究的好地方啊!」居拉著我,比了比台下的粉絲們。


「說得也是。」我只有強壓下不知所措的心情,再度擺出了我血腥精靈王子的模樣。


我擺著淡淡的微笑,用迷人的口吻說。「今天的簽名會就到此為止了,無垠樂團以後會更加努力,希望能夠繼續得到大家的支持,謝謝。」


然後我度秒如年的等著群眾散去後,馬上拉著晴天和陽光就走,去哪呢?我猶豫了會,對了,去雲和晶的家,當下決定後,我馬上密了晶和雲,要他們在家等我,我馬上過去。


但是,我突然停下腳步,轉身對緊跟在後的無垠樂團成員們,我用強烈威脅的語氣說。「誰都不准跟來,聽見沒有。」


原本跟在後面的三人明顯的楞了楞,看著我的嚴肅表情,他們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短網址: http://s.ymk.im/w/b5-5B1p
讚!請點擊評分 給他打分 1 給他打分 2 給他打分 3 給他打分 4 給他打分 5 給他打分 6 給他打分 7 給他打分 8 給他打分 9 給他打分 10 | 加到社區 | 告訴好友 | 站內短信 | 加入書籤
人氣:430  |   評分人次:0  |   評論人次:0  |   書籤人次:0 | 舉報不良
評論和反饋
評論和反饋

檢索中... ...
檢索中... ...